零点一过,只剩几个零星的房间还亮着光,马路上少有匆忙的车辆,午夜杂货铺的老板还在打着哈欠看报纸,就着暖黄色的路灯可以看到小飞虫还在欢快着。我把所有的灯都关上,开了键盘背光告诉自己新的一天又开始了。

 
评论
热度(2)
© 长安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