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见了一个长得符合一个颜控审美的人,很帅。

我就陪他一起,

我还是接受不了他很强的目的性。

总给他撒泼任性发脾气,像个乖张的猫。

我放手了,

他配不上我,

他们配不上我,

这算是吸毒式的自我排解,

就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,

就是精神鸦片。


 
评论(1)
热度(1)
© 长安|Powered by LOFTER